“慰安妇”幸存者彭仁寿去世 曾救全村50余人

首页

2018-12-12

93岁慰安妇幸存者彭仁寿去世曾牺牲自己孤身救下全村50余人仍健在的中国慰安妇幸存者仅余14人7月24日,彭仁寿在病床上过了93岁生日,妹妹彭竹英也在同一天过89岁生日22日凌晨5时,93岁的彭仁寿在湖南岳阳一福利院内去世。

1938年,在侵华日军火烧村庄的威胁下,彭仁寿挺身而出,救下全村50余人,自己却被日军掳走做了慰安妇,那年她未满14岁。 据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统计,彭仁寿去世后,至今健在的中国慰安妇幸存者仅余14人。

彭仁寿因心梗及多器官衰竭去世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,彭仁寿是因为大面积心肌梗塞去世的。

彭仁寿的侄子彭梓芳告诉北青报记者,去世前一周,老人因为心肌梗塞以及多器官衰竭,已无法说话,也没有留下遗言。

但彭仁寿意识仍很清楚,会对来看望她的人敬礼或者竖起大拇指。

彭仁寿去世前一晚,她89岁的妹妹彭竹英陪伴在侧。 彭竹英与彭仁寿同月同日生,也曾在上世纪40年代被日军掳走成为慰安妇。 同样的经历、血浓于水的亲情让两位老人更亲密,我小姑(彭竹英)眼睛看不到,昨晚她摸着我大姑(彭仁寿)的手,看她没有任何反应,就哭了,她心里明白。

彭梓芳说。 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志愿者贾铭宇告诉北青报记者,今年10月,彭仁寿曾因为脑梗入院,当时身体就已经很差了,但老人求生意志很强烈。

出院后到去世前的这段时间,虽然身体各项机能退化严重,但意识仍然很清楚。

志愿者们11月探望老人时,她都能记得这些人,会紧紧攥住志愿者的手。 彭仁寿向陈丽菲教授讲述自己被抓的经过彭梓芳介绍,彭仁寿老人的葬礼将在11月24日早晨举行,除了亲属、志愿者,老人曾经救下的村民后人也会出席,大家共同送彭仁寿老人最后一程。

为救50余人被掳做慰安妇据《岳阳市军事志》、《岳阳文史》记载,抗战初期,岳阳作为军需供应地和大后方中转站,成为日军进一步进攻西南的战略要地。

1938年,日军第六师团今村支队从水路登陆攻占岳阳城。

为躲避日军,当时不满14岁的彭仁寿在父亲的带领下,和年幼的弟弟妹妹逃往乡下,租住在排行李村避难。 上师大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志愿者贾铭宇告诉北青报记者,老人在自述中提到,日军此前就曾看到过彭仁寿,觉得她长得很好看,就想将她抓走做慰安妇。 彭仁寿老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叙述过她成为慰安妇的经过。

1938年,日军将包括彭仁寿父亲和弟妹在内的五十余名村民关在院子里,淋上煤油,并告诉村民,如果彭仁寿不出来,就要烧光村庄,并且杀掉所有村民。 彭仁寿当时已经躲进夹墙之中,看到日军暴行,她孤身一人走了出来。

在日军的慰安所里,彭仁寿曾多次被日军凌辱,甚至不时被鞭打虐待。

被反复折磨后,日军发现彭仁寿身体变差,便将她扔出慰安所。 彭仁寿随后被当地乡亲所救。 岂料没多久,彭仁寿又被另一伙日军抓走,遭受另一轮凌辱。

彭仁寿老人曾多次向志愿者和记者展示她腹部一道触目惊心的疤痕,这道疤是日军用刺刀刺的。

后经父亲的救治,彭仁寿捡回一条命,却永远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。

2016年才吐露慰安妇经历侄子彭梓芳告诉北青报记者,彭仁寿近年来身体状况变差后,住进了岳阳当地福利院。 因为她没有后代,彭梓芳经常去照顾她。 彭梓芳回忆,彭仁寿从未对别人提起过做慰安妇的事,直到2016年,老人才第一次对侄子讲起这段经历。 直到今年,彭仁寿姐妹才进入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的视野,贾铭宇曾多次前往岳阳探望彭仁寿,他说,大彭奶奶性格很硬朗,她每次提到做慰安妇的经历都会情绪激动,会揭开衣服给志愿者看腹部的伤痕。

为保留历史证据,彭梓芳曾多次给两位姑妈录像,他告诉记者,大姑(彭仁寿)总是讲起来就泣不成声,刚开始说时还行,说着说着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 因为她心脏不好,我总要中断录制。 与姐姐相比,彭竹英性格则内向些。 彭梓芳介绍,彭竹英是由于日军的细菌弹导致双目失明。

1944年,在彭仁寿被抓走的排行李村,彭仁寿的妹妹彭竹英也被日军掳走,最后也成为日军慰安妇。

在册慰安妇如今仅剩14人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教授告诉北青报记者,彭仁寿和彭竹英是今年新发现的慰安妇幸存者。 今年7月,研究中心的陈丽菲教授带队前往彭仁寿、彭竹英老人家中做口述实录,并用电影《二十二》捐赠的慰安妇研究与援助基金负担老人的医疗费。 苏智良教授表示,得知彭仁寿老人去世,研究中心也派出志愿者前往岳阳参加追悼会,他们也要送老人最后一程,同时记录这个历史过程。

因为不断有慰安妇幸存者过世,也有新发现的幸存者,据上海师范大学中国慰安妇研究中心统计,彭仁寿老人去世后,如今登记在册的中国慰安妇仅剩14人,他们分别是98岁的韦邵兰、95岁的刘改连、90岁的骈焕英、86岁的何如梅、91岁的刘海鱼、93岁的王志凤、92岁的李美金、92岁的陈连村、93岁的卓天妹、98岁的汤根珍、90岁的刘慈珍、89岁的彭竹英以及两位不愿公开姓名的老人。